A股市场股票投资中的概率

很多股民戏称A股为“赌场”,对很多人来说,股市确实就是赌场。赌,是人性;读小学我们就会用纸张、小石子来赌,长大后可能会利用扑克牌来赌,更甚者会去买彩票、买ma;街头可能会有棋局、公园可能会有老头老太太打牌,很多小区的棋牌室人声鼎沸。

就好比我家铁柱,只要没重要安排,工作日的下午她都会习惯性地去棋牌室“上班”2-3个小时;开始我会跟她讲,这是零和、负和游戏,到最后是庄家(棋牌室)老板通吃,因为他会源源不断地抽水,时间久了,玩家的钱包会被慢慢抽干,钱全部流入了庄家口袋;铁柱不乐意:我又不打大的,这个能让我快乐,要是手气好呢!

A股市场股票投资中的概率

当然也有例外,听说有夫妻出千买大奔被抓现场的、有熟人合伙下套,也有极少数技术精湛、记忆力超群、深谙规则者,可以以此谋生、养家糊口甚至发家致富。

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终归是输者占95%以上。

所以在股票市场中,我承认并且尊重各种流派高手的存在,但对我自己而言,选择做投资者还是赌徒,是我的选择。

每天追逐内幕消息,那成为消息流;天天赌某个股票是否能上涨,就成为赌徒;精心研究均线、指标,成为交易者;看到企业经营,看到股票背后的公司,也许就成为了投资者。当然这只是自我定义,有凭借内幕消息财富自由的,也有精通指标赚得盆满钵满的,都可以叫投资者,都可以叫“价值投资”,价值投资不应该成为一种垄断、一个鄙视链,而应该落到实处,实实在在以年为单位能一直盈利,就是价值投资。


1973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伯顿-马尔基尔在其大作《漫步华尔街》中曾抛出一个惊人论断,“让一只蒙住眼睛的大猩猩扔飞镖选股,其最终业绩不会逊于专家选出的投资组合表现。

1988年,《华尔街日报》特意发起了一场“大猩猩扔飞镖选股”比赛,给基金经理一个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具体规则是:一组是华尔街日报工作人员扮大猩猩投掷飞镖选股票,另一组由投资基金经理选股。6个月后,比较两个投资组合的业绩表现。

结果,这场“扔飞镖选股”持续了整整14年,1998年10月7日,当完成100场比赛后,华尔街日报公布了比赛结果。

基金经理以61:39的成绩打败了“大猩猩飞镖组”。这个成绩虽然好过马尔基尔的预测,但基金经理输了近40场,确实颜面无光。

大猩猩没有知识、没有人指点,选出的公司完全随机,但它的优势是什么呢?它没有财富的概念,它没有人性中“贪婪”“恐惧”的因素,而且选好股票后,就拿着不动。

我决不相信,大猩猩能靠扔飞镖来成为“七亏二平一赚”中的赚,亏钱的股民,在我看来就是闲得蛋疼没卵事做,今天搞搞整、明天搞搞整,把自己搞亏的;如果跟大猩猩一样,选好了就拿着,大概率能秒杀大猩猩。

在股市赚钱既然是七亏二平一赚,那么赚,就是小概率事件。但如果跟大猩猩一样,选对公司、适时买入、耐心持有的前提下,赚钱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巴菲特在给格雷厄姆《聪明的投资者》写的序言里面说:

能否取得优异的投资成功,这既取决于你在投资方面付出的努力和拥有的知识,也取决于在你的投资生涯中,股市的愚蠢程度有多大。股市的行为越愚蠢,有条不紊的投资者面对的机会就越大,遵从格雷厄姆的建议,你就能从股市愚蠢行为中获利,而不会成为愚蠢行为的参与者。

以上来自于前段时间在球场上师兄谈到高远球时的思考:羽毛球光一个高远球,需要的时间因人而异可能长达3-24个月才能基本掌握,我看到的不是艰难、不是恐惧,而是惊喜:越难,则门槛越高,则越不愿意去做的人越多,如果我坚持去做了,那我自然就超过了大多数不愿意坚持的人。

如果一个东西唾手可得、人人都会,哪里还会显得珍贵呢?

这几个月股市给予我诱惑、煎熬、矛盾与冲突,再次坚定自己的策略不动摇,拿两年再谈其他。《聪明的投资者》去年看了一半看不下去,要早日再看看才行。


上午把2021年的社保给交了。

10多年前抵触社保,认为只要赚足够多的钱就可以了,自己更靠谱。早几年感觉到,年龄越大,抗风险能力趋于下降,未知风险增加,图个安心,就开始交了。到现在也不记得交了5年还是6年,不管了,先交着吧。

之前是到银行交,社保局工作人员会告诉我交多少,而今年则下了个湖南税务局的“湘税社保”APP;我跟铁柱都没有工作单位,所以选的“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100%档更贵,选的80%档位,计10440/年,2个人又是2万多。医疗保险,则因为户口在农村,交的是“新农合医疗保险”,农村那种,好像是260/年。最近湖南出了个类似“惠民保”的产品,好像也是200多一年,有空也要买一下才行。

本文为2468财商网原创文章,作者:2468财商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68.net/3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