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国信002608股票行情(002608股票历史交易数据)

一,多主力现身龙虎榜,江苏国信(002608.SZ)3日上涨21.69%

江苏国信002608股票行情(002608股票历史交易数据) 图1

2021年1月12日,深交所交易公开信息显示,江苏国信(002608.SZ)因属于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20%而登上龙虎榜。

江苏国信(002608.SZ)今日报收8.64元,异常区间(1月8日至1月12日)涨跌幅为21.69%,累计偏离值20.15%,区间成交额5.24亿元。

异常区间(1月8日到1月12日)买卖席位详情如下:

江苏国信002608股票行情(002608股票历史交易数据) 图2

榜单上出现了3家实力营业部的身影,分别位列买一、买二、买三,合计买入5731.30万元,卖出167.01万元,净额为5564.29万元。

买一为华鑫证券股份上海分公司,该席位买入4064.96万元,卖出7470元,净买额为4064.21万元。近三个月内该席位共上榜611次,实力排名第7。

买二为光大证券北京总部基地证券营业部,该席位买入864.00万元。近三个月内该席位共上榜107次,实力排名第28。

买三为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该席位买入802.35万元,卖出166.26万元,净买额为636.08万元。近三个月内该席位共上榜1173次,实力排名第5。

 

二,“痴迷”火电致第三季度大亏2亿,江苏国信(002608.SZ)怎么了?

2021-12-24

没找准自身主营业务定位,一味地靠“买买买”来实现转型升级?

今年以来,由于国内煤炭价格持续高企,各地火力发电厂皆呈现成本倒挂、利润暴跌等状况,江苏本土最大火电公司江苏国信(002608.SZ)也未能幸免。

然而,就在新能源发电蒸蒸日上之际,江苏国信(002608.SZ)却“离奇”撤出了江苏最大海上风电项目,这一情况着实难以让众多投资者理解。

项目“拱手”让给兄弟公司

11月17日,江苏省国信集团有限公司新增撤出对外投资,退出投资企业为大唐国信滨海海上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退出前持股40%。

据了解,大唐国信滨海海上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注册资本为 9.58 亿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的开发、建设、经营和管理等。

该公司此前由中国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持股60%,江苏省国信集团持股 40%,目前由江苏省新能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持股比例未披露。

由此可见,江苏国信把炙手可热的海上风电项目“拱手”让给兄弟公司江苏新能,然后继续专营自己石化能源及火力发电产业,着实让人钦佩其无私奉献的精神。

随即,江苏新能如获至宝,公司股价也持续上涨,目前已接近历史最高价35元/股。截止12月20日收盘,该公司股价今年累计涨幅高达135%。

而反观江苏国信的股价,在2015年6月,蹭着A股的“疯牛”劲头创出17.46元/股,历史最高价后,便一路下跌至当前6.6元/股价格,且大部分跌幅都在江苏国信接手舜天后出现的,二者一对比就会发现,江苏新能才是江苏省国信集团的“心头好”。

除了股价的巨大差距外,业绩差距更是惊人。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江苏新能实现营业收入13.61亿元,同比增长14.28%;实现净利润3.9亿元,同比增长11.43%,可见营收和净利润皆呈现稳步上升态势。

相比之下,江苏国信的财报简直不忍直视。今年前三季度,江苏国信实现营业收入201.9亿元,同比增长29.8%;实现净利润11.84亿元,同比暴跌32.94%。虽说规模不小,但很明显缺乏成长性。

此外,今年第三季度,江苏国信更是出现单季度巨亏情形。

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净利润为亏损2.09亿元,同比暴跌135.51%。① 很明显,国内疯涨的煤炭价格给该公司带来了巨大打击。

“坡脚”状态?

事实上,此前一直被江苏国信奉为“圭臬”的能源+金融战略,一直都处于“坡脚”状态。

该公司今年上半年97.42%的营收和全部的利润都来自电力板块,而金融业务占比不到3%,且常年不创造利润。由此可见,“能源+金融”的双轮驱动看起来带劲,但也是中看不中用罢了。

数据显示,2020年江苏国信主营业务中,来自电力板块的收入约206.16亿元,占比95%;来自金融板块的收入约10.75亿元,占比5%。同时,公司主营利润约30.33亿元,全部来自电力板块。

换句话说,江苏国信完全就是一家电力投资公司或者叫公用事业公司。而这一好处在于其基本没啥生产成本,即可坐享其成。

我们通过财报获悉,江苏国信毛利率与净利率几乎高度相当,个别年景还出现净利率明显高于毛利率的诡异情形。

2017年至2020年,江苏国信毛利率分别为15.14%、14.87%、12.05%、14.71%;净利率分别为14.71%、15.6%、15.65%、14.84%。笔者才疏学浅,根本没搞明白,公司经营是如何实现净利率高于毛利率的?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就是企业有营业外收入,其中包括政府补助、出售固定资产、出售无形资产等。但对于江苏国信而言,这几样都没有,唯独有的就是净利润中有一部分不归属上市公司股东,而归上市公司债主或少数股东所有。

除此之外,江苏国信增收不增利现象也尤为严重。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江苏国信实现营收62.09亿元,同比暴涨39.42%;实现净利润4.83亿元,同比微涨1.22%。

若不计算去年疫情因素,江苏国信今年一季度营收也远超2019年同期,但净利润却不足同期一半,或许还是让少数股东或债主拿走了吧。

可少数股东也没拿走多少,也就1.25亿元,说到底还是江苏国信盈利水平大幅下降了,其毛利率和净利率皆创两年新低。

也就是说,倒腾了半天,江苏国信还是没找准自身主营业务定位,一味地靠“买买买”来实现转型升级。

据了解,江苏国信自从当上这个白骑士,就到处“挥金如土”,短短4年时间,就先后买下了协联燃气51%股权、淮阴发电95%股权、国信靖电55%股权、扬州二电45%股权、射阳港发电100%股权、国信扬电90%股权、新海发电89.81%股权、江苏信托81.49%股权等。

仔细一看,江苏国信根本就是一家成分十足的电力投资公司。既然如此,为何还说是“能源+金融”双轮驱动呢?难道江苏国信高管们也亲自下去管理经营这些子公司或投资项目吗?

何折戟房地产?

不仅如此,江苏国信集团房地产业务的发展也是十分尴尬的。在经营惨淡后,不得已请央企华侨城来当“接盘侠”。2020年8月,华侨城已完成对江苏国信集团的房地产业务收购洽谈,并得到国资委同意。

据业内人士坦言,华侨城最早开始接洽是在2018年,国信的地产业务做不下去了,华侨城把货吃了下来。一位接近江苏国信集团的知情人士透露,国信的房地产业务做得不好,国资委已经同意华侨城收购。

一名南京某地产人士也证实了此事,国信是出于做好主业的考虑,它在江苏有大量优质土地,在海南也有项目。

据了解,早在2018年6月,华侨城集团下属子公司深圳华侨城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参与了江苏国信定增,成其第二大股东,目前持股11.12%。

资料显示,江苏省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目前有两大股东,分别为华侨城华东投资有限公司和江苏国信集团,对外投资16家房地产项目公司,多数位于江苏省内,包括南京、淮安、镇江等;有两处位于外省,分别位于海南乐东和湖南湘潭。

对于江苏国信集团出售房地产业务,包括上述信源在内的多名知情人士均认为,主要原因是国信自身发展不佳。

实际上,国信位于南京的“国信自然天成”项目和海南“龙沐湾”项目已长时间停工。国信自然天成项目占地面积75万平方米,规划为别墅和洋房等组成的低密度住区,2008年9月第一次开盘后再无新进展,至今项目后期待开发地块仍未动工。

一位南京本地房地产人士表示,自然天成项目可能是拿地时的规划和后期市政规划产生了冲突,导致停工的。南京在2016年出台《南京老山景区总体规划(2015-2030)》,规定老山112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内将不再出现任何私人会所和房地产项目。

2018年9月,江苏省国资委官网挂出江苏国信象山地产有限公司100%股权及相关债权拟转让的预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账面为净亏损状态,为-1125.55万元,负债总额为8.9亿元,之后未有转让结果。

而位于海南乐东黎族自治县的龙沐湾也开发超十年未完工,该项目2009年11月就已开工,目前处于烂尾状态。有媒体报道称,项目烂尾的原因主要是与当地林场有土地纠纷。

但一名海南当地房地产咨询公司却坦言,林场是次要原因,主要是操盘能力差,固投过高,产品错位,营销混乱。

2017年10月,龙沐湾投资和龙沐湾八爪鱼酒店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挂牌转让,也未转让成功。

其实,早在2016年10月,江苏国信集团就在官网发表文章称,要控制地产业务的资产总量,围绕“售清尾盘”的宗旨,在“十三五”前半期内将国信地产总资产规模有效压缩至80亿元。最终,在华侨城的支持下,江苏国信集团也算是顺利实现了这一目标。

 

本文为2468财商网原创文章,作者:2468财商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68.net/65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