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明星基金经理?(基金经理排行榜前十名)

在“买个股不如买基金”这一理念深入人心的背景下,面对“基金数量比个股数量多”的窘境,到底该如何选基金成为大家最为关注的问题。

近期,我对有“专业基金买手”之称的FOF基金经理的投基思路进行了全面梳理,将他们对于基金投资方方面面的看法整理出来以供大家参考,期待大家能从中有所收获。

本文为FOF系列第三篇。

对于顶流基金经理,相信大家不会感到陌生。顶流基金经理是指那些历史业绩可圈可点,其所管理产品受到基民追捧,管理规模较大的明星基金经理。对于市面上的顶流基金经理,比如张坤、刘彦春、谢治宇、董承非、傅鹏博、萧楠、朱少醒、周应波、周蔚文等,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今年市场热度有所下降,上述顶流业绩普遍表现一般,但市场永远不缺明星,杨金金、刘畅畅及刘伟伟等ABB型基金经理今年业绩靓眼,受到了大家的疯狂追捧。

如何看待明星基金经理?(基金经理排行榜前十名)

面对层出不穷的顶流基金经理及爆款基金,到底要不要追?我整理了不少FOF基金经理对于顶流基金经理的看法,总体来看他们对顶流业绩未来的持续性偏向负面。下面列出了一些代表性FOF基金经理的观点:

东证资管邓炯鹏:
“爆款基金”在过去一定的时间周期内实现了超越同业的收益,但隐含的是投资的资产也处于一个阶段的估值相对高位。展望未来,也存在市场风格变化单一资产出现价格轮动、市场估值周期波动、投资经理认知能力未能及时跟上市场变化等风险。

华夏基金卢少强:
我们相信,基金经理也有其自身的生命周期,我们通过生命周期理论对基金经理进行分析和投资。比如管理规模一定程度上也是基金经理的估值,优秀的经理不一定能在大规模的限制下发挥出来,这个角度和投资股票类似,贵的好股票不一定是好投资。

汇添富基金徐博:
对于价值判断要有常识。2013到2015年的成长股牛市,我在保险资管也参与当时的明星基金经理投资,现在回头想,如何防范大的系统性风险。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基本的价值判断要有常识。有些阶段性业绩很好的基金经理,收益来自对Beta风险的暴露,他们其实本质是赚的Beta,并非对一些事物有真正独到的认知。

华夏基金孙彬:
我认为80%的明星基金经理是时代的顶流,只有20%的明星基金经理是顶流的时代。顶流都是从黑马成长起来的。对于已经顶流的基金经理,可能有几点劣势:(1)顶流是因为历史上出现过他擅长的行情,而这个风格的行情可能已经过去了;(2)在产业最前沿的趋势,顶流可能已经不如年轻人把握得那么充分了;(3)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大,交易受到了一些限制,可能也会影响业绩。

上投摩根恩学海:
市场的周期性很强,没有一个策略在任何时间点都是有效的。我们去看短期市场的赢家或者输家,周期性特征非常强。可能今年排名第一,到了第二年就排名倒数。这个在发达国家也是如此,晨星之前做过一个研究,跟踪过去三年五年表现最好的基金发现,往往是一个逆向指标,意味着这个投资风格会在接下来的时候跑输市场。大家对于短期和当下过于的关注,是毁灭我们财富最好的指标(the best indicator to destroy our wealth)。但是这个很难克服,是一种行为金融学的偏差,所有人都难以克服这种偏见。长期来看,投资行业是一个均值回归的行为。

除上述FOF基金经理之外,民生加银于善辉、交银刘兵及海富通朱赟等FOF基金经理也表达了对于顶流的审慎态度。这些专业FOF基金经理的不少观点非常富有见地,借此我也说说自己的理解:

 

01
长期来看,投资行业是一个均值回归的过程(恩学海)

在投资领域,我认为均值回归是铁律,其原因主要有三方面:

(1)如果把市场中的所有投资人看做一个整体,离群点永远是少数,大多数人的投资能力都是在平均水平左右摆动,昙花一现的多,常青树的少。

(2)如果某基金经理长期能够保持超高的投资回报,那么复利效应会使得其管理资产的规模越来越大,最后规模会大到他管理的资产规模在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分量,从而让业绩趋于平均化;

(3)能够长期获取超额收益的投资人是稀缺的,一旦某基金经理具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资本的逐利效应会使得他的管理规模快速膨胀,会促进(2)中所描述的进程得以进一步加快。

具体到基金投资上,爆款基金背后的基金经理往往拥有令人垂涎的优异历史业绩,我们去买这些爆款基金经理,本质上是希望他们过去的超高投资回报能够延续下去,是希望强者恒强而非均值回归。但实际当中,因为上述三点原因的存在,可以看到长期年化收益高达20%的基金经理寥若晨星,业绩向均值回归的基金经理数不胜数,比如巴菲特、陈光明、裘国根及冯柳等人莫不是如此。

我们买入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他们过往的优异业绩大概率会面临着均值回归,只有小概率会强者恒强。一旦顶流的业绩出现均值回归,他们未来的投资回报可能比均值还要糟糕(因为过去业绩太突出了)。

 

02
大多数明星经理时代的顶流,少数是顶流的时代(孙彬)

对于这句话,我的理解是很多顶流基金经理赚的是Beta的钱,而非Alpha的钱。在FOF系列 | 资产配置和基金筛选孰轻孰重?一文中,不少FOF基金经理提到,选择Beta远比Alpha重要。经过近几年极致的结构化行情演绎后,相信大家对于这句话会有深刻的体会,这几年只要基金经理聚焦在消费、医药、半导体及新能源等赛道,选股能力哪怕差一点,最后收益大概率不会太差。近几年冒出的不少顶流基金经理,或多或少都配置了这些领域。

诚然,基金经理能事前选择聚焦在这些领域在一定程度上是实力使然。但问题在于,未来一旦这些行业Beta消失了,他们能够再一次事先布局到未来的热门赛道吗?我认为这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1)工银瑞信的FOF基金经理蒋华安曾表示自己看到一个研究,2008年至今只要每年把握全市场表现最好5个行业中的3个,就是全市场业绩最佳的基金产品。

(2)不难测算,从2005年至今,只要投资者在每年的12月31日判断对下一年沪深300指数的涨跌,如果认为是上涨的,那么满仓持有至下年的年底,如果认为是下跌的,那么空仓持有至下年的年底。那么这一投资策略可以让投资者在2005年至今获取到40倍以上的投资回报。就这么一个极简的投资策略,其业绩可以秒杀朱少醒及董承非等人。
上述两个策略看起来非常简单,但似乎过去几乎没有人凭借这么简单的投资策略致胜。这说明判断Beta是一件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基金经理几乎无法做到每一次都判断对Beta。与之相对的是Alpha,Alpha看起来收益微不足道,且获取Alpha非常繁琐及耗时,但只要基金经理过往具备这样的能力,其可复用性很强,未来的持续性大概率会较好。

 

03
管理规模一定程度上也是基金经理的估值(卢少强)

通过前文,不难发现要想找到强者恒强的基金经理,首先要找到那种百里挑一的选手,其次还要注意他的规模不能过大。一旦基金经理的规模变得很大,基金经理可投资的个股会急剧减少,基金经理应对市场变化的灵敏度也会急剧下降,这样的下去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基金经理只能投资大市值股票,投资回报逐渐趋同于市值加权的宽基指数,尽管超额收益还会存在,但幅度会大幅减少。

巴菲特说过,买入好公司也要有合适的价格。如果按照卢少强的精彩观点来映射,买入管理规模很大的优秀基金经理可以理解为买入价格很贵的好公司,尽管基金经理能力很强,但未来投资回报大概率会变得很平庸。

如果把这个观点再进行延伸,要想寻找绩优但估值低(管理规模小)的基金经理,或许在影响力没那么大的非头部基金公司更容易找到。这是因为,在品牌力强的公司受到大众的关注更多,优秀的基金经理更容易估值偏高(管理规模大)。

 

04
爆款基金投资的资产估值可能处于相对高位(邓炯鹏)

对于选股型基金经理,无非赚的是两种钱,要么是业绩增长的钱,要么是估值提升的钱。相对而言赚业绩增长的钱更多依赖的是基金经理的能力,赚估值提升的钱则更多依赖的是运气(比如市场风格偏好)。

近几年强者恒强的市场风格,使得“躺赢式”的投资风格大行其道,基金经理们的估值容忍度出现了大幅的提升。

如果将这些基金经理的历史业绩进行分解,不难看出很多基金经理历史业绩的主要贡献来源于估值提升而非业绩提升,而长期来看公司估值几乎无一例外是均值回归的,过去估值的大幅提升意味着未来估值很可能会面临收缩。因此哪怕上市公司继续保持过往的业绩增速,估值收缩状态下的个股投资回报与估值扩张状态下的投资回报可能会有着天壤之别。

 

总结
理性看待明星基金经理

通过本文,相信大家会以更为理性的眼光去看待明星基金经理。简而言之,大多数明星基金经理的出现都有着明显的时代的烙印(恰巧受益于时代的Beta),至于少数能够穿越时代背景的优秀基金经理,他们的业绩也很可能因管理规模膨胀等因素而出现均值回归。

尽管如此,我认为大家不必闻明星基金经理而色变。我此前对持有明星基金经理(获得五年金牛的基金经理)的长期投资回报做过统计,他们在长期内是能够显著战胜市场的,只是从一个偏短期的维度来看,他们战胜市场的确定性及战胜市场的幅度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突出。

就像投资市场中的白马股一样,对于长期绩优的明星基金经理,我们不是不能买,而是要有合理的回报预期。尽管收益不会有那么的突出,但是这些老司机们会让我们少操不少心。

本文为2468财商网原创文章,作者:2468财商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68.net/66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