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不能错过的新能源龙头,大金重工股价1年涨10倍

今天下午2点28分,大金重工涨停。“风口”上的大金重工,强势回归。

在资本市场,大金重工无疑是“宠儿”,股价1年涨10倍!

业绩方面,大金重工当然也不差,9年利润翻10倍,作为风电上游龙头企业,大金重工各项指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

那么,实际情况如何?拥有完美赛道的大金重工潜力有多大呢?

 

1,“资本宠儿”

作为国内风电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大金重工专注于制造“技术壁垒并不高”的风电塔筒。

大金重工如何能够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股价1年翻10倍?

首先,随着“碳达峰”及“碳中和”文件的落地,作为能实现国家战略目标的关键能源替代形式之一的风电,理所应当的站上行业风口。

其次,业绩优异。大金重工三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77亿元、1.29亿元和2.27亿元,平均单季净利润为1.44亿元,假设预计第四季度创造的归母净利润为前三季度均值,则可预测2021年全年归母净利润应该在5.77亿元左右。

要知道,上市初期的大金重工,净利润不及现在的十分一。

另外,大金重工的客户稳定且分散。作为金风科技、远景能源、上海电气、西门子歌美飒等国内外知名主机供应商,大金重工无论在陆上风电还是海上风电领域,市占率一直非常高。

大金重工与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投、中广核、华能、华润、三峡新能源、华电、大唐、中国电建、中国能建、沃旭等国内国际大型电力投资公司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产品出口全球二十多个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内海上风电抢装潮持续,陆上风电需求明显放量,伴随上游原材料螺纹钢价格下跌,大金重工四季度盈利水平或非常乐观,对其股价形成实质性利好。

 

2,百亿富豪

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人,此刻正啪啪打脸。

阜新市,是辽宁省辖地级市,位于辽宁省西部的低山丘陵区,是辽宁省西北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为沈阳经济区重要城市之一。阜新是契丹民族的摇篮,武当宗师张三丰的故里。

潘刚的伊利和孙孟全的鲁花,都在阜新。金鑫的大金重工,也在阜新。

一家不能错过的新能源龙头,大金重工股价1年涨10倍

公开资料显示,金鑫,1967年出生,大专学历,现任辽宁大金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法人代表。

金鑫于1987至1992年在辽宁营口纺织厂工作,历任技术工人、团委干部等职;2009年6月30日至今任辽宁大金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辽宁盼盼三维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既是大金重工的前身。

说起“盼盼防盗门”,想必大家并不陌生。而盼盼,正是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吉祥物–那只拿着金牌奔跑的大熊猫。

接下来,小花就为大家讲讲,金鑫和原东家辽宁盼盼之间的故事。

早在三维钢构成立之前,金鑫任职于辽宁盼盼旗下子公司阜新盼盼门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2001年7月25日,凭借金鑫出资480万元购买的生产线设备,和盼盼集团实物出资800万元作为生产原料,双方合资设立三维钢构,该公司当时实际为盼盼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短短一年之后,由于公司控制权的问题,金鑫通过MBO的方式获取了盼盼集团所持有的绝大部分股权。

三维钢构成立后,2002年8月,盼盼集团将手中持有的800万股三维钢构的股权以原始出资额800万元为作价依据,出售给金鑫和另一自然人张志勇(金鑫的姐夫),其中金鑫出资700万元,张志勇出资100万元。收购完成后,金鑫和张志勇分别持有三维钢构92.2%和7.8%的股权。

从2007年7月实物出资800万元,到次年8月将这部分股权以原价全部出让,甚至连利息都没有。在这一过程中,盼盼集团无疑算是给金鑫提供了一顿免费的午餐。当然,这也为金鑫日后成为身家百亿亿的富豪奠定了决定性的基础。

2003年,三维钢构改名大金钢构,这便是后来的大金重工。此后,公司通过一系列的引资扩股和主营业务的调整,最终演变成今天的上市公司–大金重工。

 

3,风险与挑战

在金鑫的带领下,如今的大金重工,早已成为风电装机龙头。在全球缺电的大环境下,大金重工扮演着“绿色能源革命”参与者的重要角色。

目前,国内风电的政策支持思路,经历了从示范性特许权制度、到大规模电价补贴政策、再到市场化目标指引政策的变化。

今年开始,陆上风电开始进入平价时代,海上风电的国家补贴也将在2021年底退出,取而代之的是“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目标框架下的指引政策。

2015至2020年,由于补贴政策的退坡或退出,风机出现了两次明显的周期性抢装。此举,令大金重工迎来了业绩爆发和高速成长。

当前,在我国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的战略目标驱使下,“风光电”相关概念股无比风光。

随着“十四五”期间中国进入绿色发展新阶段,预计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有望达20%以上。

大金重工所处的塔筒制造,属于轻资产行业。原材料是主要的成本构成,主要包含钢材和法兰,其次是人力、运输成本。塔筒生产主要包括塔体制造与基础座制造两大环节,主要设备包括数控下料、卷制成型、自动焊接、表面处理、起重运输设备等。

今年上半年,大金重工全资子公司蓬莱大金收入规模12.62亿元,同比增长47%,净利润1.5亿元,是公司主要的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大金重工塔筒设计产能达到100万吨,其中蓬莱基地50万吨、辽宁阜新基地20万吨、兴安盟基地10万吨、张家口基地20万吨。

如此生产规模,对应市场需求,大金重工想不赚钱都难。不过,作为风机股,大金重工各项指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

然而,美丽的外表会不会掩盖住大金重工的行业风险呢?

首先,风机的下游是电厂,电厂多是央企国企,诉求是降低成本,在风机降价大势下,大金重工能做的就是以量补价,未来风机厂毛利率下滑但净利润增长应该是跑不脱的。

其次,风机制造的门槛并不高,当前风机市场集中度偏低,各家为抢占市场份额打价格战,尤其是近两年一些二线风机厂通过降价策略,令其市场份额提高很快,这种格局一定会影响大金重工的盈利。

再者,风机制造的业绩增长需要产能扩张,上市公司会不停融资,后续大金重工再次向市场伸手要钱的情况恐怕难以避免。上游原材料价格不稳定,直接影响大金重工的利润。若钢材价格呈现单边大幅上涨,势必影响大金重工的盈利水平。

风机股,可能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未来的大金重工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可想而知…

本文为2468财商网原创文章,作者:2468财商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468.net/67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